妻子被调戏还被诬陷,在家中被人打死丈夫置之不理 【快速复制本文链接】

    2018-2-3 11:36
874 ° 来自:PC

山西运城市临猗县村民姚某现年41岁。2013年9月13日他因吸食毒品被临猗县公安局罚款200元;同年9月17日又因盗窃被临猗县公安局行政拘留10日。据姚某供述称,2016年10月13日17时左右,他去堂弟许某家发现他不在,只有堂弟媳王某一个人在家,他摸王某胸部,想和她发生性关系。王某说他是她堂哥怎么能干这事,还骂他,姚某恼羞成怒打了王某一耳光,这时刚好巷里有人经过,他怕人发现就回家了。


晚上7点多,姚某给堂弟许某打电话说请他吃饭,后来一起到饭店喝酒。许某供述说,喝酒的时候姚某说他媳妇和同村男子有暧昧关系,说应该教训她,他就同意了。


姚某交代,到许家后,许某躺在炕上玩手机,他将床上的王某的衣服撩起来摸胸部,王某又拒绝,他就打了她耳光,王某跑到外面,他追到外面拿扫帚在她臀部打了几下,她又跑到大门外并喊丈夫许某,不料许某出来把她拉回家里,把大门关上了。姚某追回院子,拿了把铁锹朝王某臀部打,把铁锹的木把打断了。王某逃回客厅,姚某又在客厅拿铁锹把朝她臀部打了四五下,王某跪在地上求饶,姚某仍拿铁锹把朝王某脊背打了几下,把王某打得趴在地上不动了。


“许某上前用手到王某鼻孔一放,对我说‘不好了,人没气了’。我听到后吓得没吭气,赶紧把铁锹把扔在一边,和许某把王某抬到床上,我用双手在她的胸口处挤压了几下,见还是没有反应,我说要不叫医生,许某看了说都凌晨一点多了,医生都睡觉了,要不再观察观察。”姚某说。


姚某称,第二天早上6点多,他们起来看了看王某,发现她两手冰得厉害。于是他俩就到村卫生院门口,到门口后觉得太早了,许某说他先回家,说完他就走了。半个小时后,许某给他打电话说王某不行了,过了几个小时派出所民警就把他带走了。


法院审理后认为,从尸检报告来看,王某的背部、臀部,大腿部、四肢等部位均有皮下出血区,死者生前遭受多次反复钝性外力作用。在王某逃离院子后,姚某与许某将王某拉回并将院门关住,姚某继续殴打,锹把被打断,王某不动弹后才住手,由此可以认定姚某主观上明知用锹把朝他人身体持续殴打会导致死亡后果的发生,客观上实施了该行为;许某目睹这一行为仍放任该结果的发生,二人的行为均符合故意杀人罪的法律规定。


许某虽然没动手,但事先与姚某预谋教训妻子,在王某跑出后又将其拉回继续由姚某殴打,且面对妻子的苦苦哀求无动于衷,且不积极找医生救助,放任其死亡结果的发生,不能认定属于从犯。案发后,许某没有主动报警,也没有投案意愿,而是在王某娘家人报警后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后在对其行为的供述中避重就轻,多次反复,不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其行为不符合自首的法律规定。


2017年11月9日,运城市中级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姚某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限制减刑;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许某有期徒刑15年,同时判令二被告人赔偿死者家属丧葬费27487.5元。
上一篇: 纪录片《大国重器》第1集:国家博弈
下一篇: 又见奇葩证明 派出所喊话银行:残币为啥要派出所来证明
您可能还喜欢这些: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欢迎在下面留言

记住我的个人信息
Back to Top